“雾气番茄”空中长 百姓多了*果

2022-09-22 07:57:18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浙江日报

本报讯 (记者 俞碧寅 通讯员 徐祯桑) “我们村的‘雾气番茄’已进入盛产期,无污染、无农药、无化肥、零添加、味道甜**!有需要的可以联系我。”近日,缙云县新建镇新川村的村干部在**朋友圈里宣传起村里种的小番茄。

这些“雾气番茄”来自新川村葛竹自然村的气雾栽培基地。走进基地,一排排白色立柱的空洞中长出一根根****的枝条,黄色、红色的小番茄颗颗饱满,如小灯笼般挂在枝头,长势喜人。这里的小番茄,利用无土雾耕技术种植在“空中”,每日呼吸着海拔600米以上山间的云雾。独特的种植方式、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雾气番茄”清新甘甜的口感。

“我们的小番茄连根系都是悬挂在空中的,所需的营**是智能配置的营**液通过管道直接雾化到根部,枝头的挂果十分干净,产量也很高,一天可以摘200多斤,今年是试种**年,一共种了6亩,两个品种。”新川村党总支书记马勇川介绍。

据悉,今年初,马勇川带领村“两委”成员到丽水农科院学习,接触到了气雾栽培的新型农业种植方式,并决定把气雾栽培技术带回村里。回村后,由村“两委”成员带头和村民一起投资成立了田源果蔬专业合作社,承**了村里闲置的黄茶基地。在不影响黄茶生长的基础上,搭起种植架,铺设营**液传输管道,尝试以气雾栽培的模式种植小番茄。

气雾栽培的模式,大大提高了土地利用率,实现**大化的立体种植,让基地既可以获得黄茶的**、又可以增加小番茄**,一个个“雾气番茄”也成了村里人新的**果。

本文转自:**科学报

向日葵为什么总是向着太阳?在植物体内有一种被称为生长素的物质,如同人体内的生长激素一样,负责给细胞传达信息,指挥植物的生长发育。受光照影响,生长素会从向日葵茎端向光侧运输到背光侧,产生浓度差异。由此,背光侧生长会更快一些,而向光侧慢一些,向日葵的花盘自然就朝向太阳。

生长素的运输需要细胞膜上的“搬运工”——转运蛋白的协助,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员是负责将生长素从细胞内搬运到细胞外的PIN家族蛋白。这些“搬运工”长什么样?又是如何工作的?

8月2日,《自然》以“快速通道”形式发表了**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科大)生命科学与**学部教授孙林峰团队在植物生长机理上的重大进展。该研究揭示了生长素“搬运工”成员PIN1蛋白,以及它分别与抑制剂NPA(又名抑草生)、生长素IAA结合的三个高分辨率结构,并通过功能分析阐释了PIN1“搬运”生长素的机制,为理解植物生长素运输调控,以及针对PIN家族蛋白的农业用除草剂和生长调节剂的设计开发提供了重要基础。

亟待解决的科学问题

作为**个被发现的植物激素,生长素几乎参与了植物生长发育调控的每个过程,如胚胎发育、向光**和向重力**生长等。生长素一个显著特点是其细胞间传递具有方向**,被称为极**运输,而PIN家族蛋白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特定PIN家族成员在细胞质膜上具有不对称分布的特点,它们的分布位置决定了生长素“搬运”的方向。但是由于缺乏**细的三维结构,PIN家族蛋白特异**识别、转运生长素的机制一直未知。

NPA是之前在实验室广泛应用的一种生长素极**运输抑制剂,也是农业生产中**早作为除草剂应用的化学小分子之一。它可以直接靶向PIN家族蛋白,但是发挥作用的机制尚不清楚。

孙林峰表示,解析PIN家族蛋白的三维结构是生长素研究领域亟待解决的科学问题。该结构的揭示,不仅有助于理解生长素的“搬运”过程,而且基于这些结构,有利于研究人员针对PIN家族蛋白设计小分子抑制剂,找到更高效、环境友好、对人类更安全的除草剂和生长调节剂,并应用于农业生产。

该研究中,孙林峰团队选择了PIN家族中经典的、**早鉴定出的PIN家族成员之一 ——拟南芥PIN1蛋白作为研究对象。

“三步”揭示PIN1蛋白结构

“**步,我们需要证实PIN1蛋白可以运输生长素。”孙林峰说,团队花了一年多时间,搭建出一套全新的、基于放射**同位素的功能检测体系,验证了PIN1蛋白的生长素“搬运”活**,以及受激酶激活、被NPA抑制的过程。

第二步,表达和纯化PIN1蛋白。“简单来说,就是需要**足量的适于结构解析的蛋白样品。”孙林峰说,这是**难的一步,因为PIN1蛋白在植物体内含量非常低,不能满足实验需求,因此需要借助于其他细胞表达系统对蛋白进行富集。

事实上,从2017年建立团队开始这项课题研究,一直到2021年,这4年的时间里,他们一直在摸索不同表达和纯化、冷冻样品制备等条件。

“我们每天很早就到实验室开始工作。我们希望早点优化得到**质较好的蛋白,加快实验进度,所以经常忙得连水都顾不上喝。”论文**作者、**科大生命科学与**学部**士研究生杨智森说,**终他们利用哺乳动物表达体系成功获得了优质样品。

第三步,利用冷冻电镜单颗粒重构技术解析蛋白结构。“冷冻电镜相当于蛋白分子的‘摄影师’,可以从不同角度给蛋白‘拍照’,然后利用这些**照片重构三维结构。”孙林峰作了一个类比。

“冷冻电镜数据收集借助了**科大冷冻电镜中心和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生物成像中心提供的优秀**,其中**科大冷冻电镜中心的300kV高端电镜2019年开始安装,2020年正式投入运行,为我们的结构研究提供了‘利器’。”孙林峰说。

但是PIN1蛋白“不稳定”,并且分子量较小。如何使它们“变大”并保持一种相对静止的状态?团队与**科学院分子细胞科学卓越创新中心李典范团队合作,筛选得到了靶向PIN1蛋白的纳米抗体,并首次揭示了经典PIN家族蛋白成员的三维结构。

提出PIN家族蛋白运输生长素模型

在这项研究中,团队进一步解析出了PIN1与生长素IAA、抑制剂NPA结合的复合体结构,揭示了PIN1蛋白如何“装载”生长素,以及NPA“鸠占鹊巢”阻制生长素“搬运”的全貌。

在以上研究的基础上,团队利用搭建的功能检测体系,验证了结构上发现的一些重要氨基酸位点发挥的作用,并提出了PIN家族蛋白运输生长素的模型。

从2017年团队成立并开始这项课题研究到2022年在《自然》上发表论文,5年的时间过去了。“这期间,我们经过了无数次失败的尝试,好在大家都没有放弃。”孙林峰说。

相比于研究过程,论文投稿还算比较顺利。“今年1月份我们向《自然》投稿,2月份就收到**轮评审意见。”孙林峰说,这个速度在投稿中算比较快,并且评审人都给予了正面的评价。

**位审稿人评价:“我们应该恭喜作者们获得这一系列PIN1蛋白的重要结构。在植物生理学领域,生长素运输的重要**不言而喻,作者们获得的这一系列结构对于我们理解生长素IAA如何被PIN识别和转运作出了重要贡献。”

第二位审稿人评价:“这一研究是开创**的发现,是从事生长素运输研究的同仁们翘首以盼的成果。”

遵照审稿人意见,6月份团队又发了修改版本;再经过一轮“**雕细琢”后,7月25日被《自然》正式接收。

孙林峰表示,下一步,团队将继续研究PIN1蛋白的动态转运过程,捕捉不同状态下的三维结构,并进一步研究PIN1蛋白受磷酸化激活及调控的机理,更深入地理解PIN家族蛋白运输生长素的机制。同时,基于三维结构设计,筛选化学小分子,力图发现更安全有效的除草剂或植物生长调节剂,更好地服务农业生产。

上一篇:带状疱疹病毒或引发阿尔茨海默病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整改中,内容已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迪庆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