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一场虚假债权转让的迷雾

2018-10-22 14:22:09 来源:网络

  自2005年起至今,围绕一份债权转让引起的诉讼和执行,十二份判决书下达、几十份裁定书裁决,前前后后历经十三年,却至今不能结案。国家、省、市三级人大、三级法院、三级检察院,为此穷尽司法资源。那么,为什么最后的判决仍被法学专家论证为错误判决?最后的执行仍被法学专家认定为不合理、不合情,更不合法!

  一切的纷扰,源于一场虚假债权转让

  程平伙同他人,以500万元竞买保证金极低的价格骗取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历下支行(以下简称历下支行)的巨额设定房产抵押的21962077.96元债权,和估值上亿元的房产。

  2004年12月底,程平获知历下支行对凯旋公司享有设定抵押的的债权。于是赶在在拍卖会召开前4天,2005年4月22日注册成立新“山东微山湖鱼馆有限公司(3700002804966)”(以下简称鱼馆2)。该空壳公司与诈.骗公司“山东微山湖鱼馆有限公司(3700002801512)”(以下简称鱼馆1)在名称相同、法人相同、股东相同、公章相同。程平以该空壳公司鱼馆2名义缴纳竞买保证金500万元。

  2005年4月26日,山东省齐鲁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历下支行对山东师范大学科技开发中心(后改制为“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的债权。债权本金1982万元,利息106万元。竞买人只有一家――是空壳公司鱼馆2。上述债权,最终以保留价1700万元拍卖给了空壳公司鱼馆2。按照拍卖规则,扣除竞拍保证金500万元之后,空壳公司鱼馆2应当继续支付1200万元的价款。否则拍卖无效,没收保证金。该1200万元至今没有支付。

  其后,程平操纵诈.骗公司“山东微山湖鱼馆有限公司(3700002801512)”鱼馆1与历下支行签订了《不良债权转让协议》;程平以该公司“山东微山湖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鱼馆1名义向凯旋公司主张债权,索求抵押房产。

  空壳公司鱼馆2,程平第一次把他变更为“山东中新食品有限公司”,第二次变更为“山东中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程平以该公司“山东中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名义来对抗、周旋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历下支行索求拍卖余款1200万元的诉求,至今未予支付。

  通过以上操作,程平成功实施了仅以500万元竞买保证金的付出,获得2000余万元债权及其抵押房产的行为。

  凯旋蒙圈了,到底谁是债权人

  2005年4月26日,山东省齐鲁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实施如下拍卖:历下支行对凯旋商务的债权。债权本金1982万元,利息106万元。竞买者是鱼馆2。上述债权,最终以保留价1700万元拍卖给了鱼馆2。

  事后,凯旋商务才了解到,除鱼馆2外,还有一个同名、同姓、同法人、仅仅不同注册号的鱼馆1。

  更为痛心和遗憾的是,本案并未到此为止。其后,历下支行又与山东微山湖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山湖实业)签订《不良贷款债权转让合同》。2005年12月31日,该笔债权再次被转让,受让人为烟台瑞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烟台瑞丰)。历下支行与烟台瑞丰签订《资产转让协议》。

  2006年12月15日烟台瑞丰与济南德丰联合经贸发展有限公司及山东富而通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富而通)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书》,该笔债权转让给山东富而通。

  到底谁是债权人?对凯旋商务来说,已经是雾里看花。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济民二初字第43号民事判决书,对山东中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中胜)债权人身份予以认定,并且生效执行;山东省高院(2011)鲁民再终字第20号民事判决书又把债权判给了微山湖实业;加之此前,山东富而通已经是该份债权受让人。那么至此,一份债权,就有了三个债主。一人欠钱,却同时有三家来讨要。在凯旋商务已经向山东富而通偿还了债务的情况下,微山湖实业却仍纠缠凯旋商务13年之久,这难道要求凯旋商务必须付三份才行?

  到底谁是债务人

  依据《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付款情况说明》(2012)济中法执字第126号,“凯旋商务应向微山湖实业偿还借款本息及费用合计约3171万元。凯旋商务已付款项应3171万元。”

  鱼馆2仅向山东省齐鲁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支付了500万元竞买保证金,其剩余的1200万元债务拍卖款至今没有支付给历下支行,13年来没有履行付款义务。

  也就是说,属于凯旋商务的债务,凯旋商务已经还清。倒是鱼馆2,却已经实实在在成为债务人。

  谁是真正的受害者

  真正的受害者,首推凯旋商务。因为凯旋商务在已经完全履行了生效判决书项下全部义务的情况下,2018年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又向凯旋商务下达了恢复执行通知书,再次重复执行凯旋商务中心地上1-4层及地下一层房产(该房产现有市值已经过亿元)。13年来,凯旋商务求告无门,疲于应对,既无法开展正常经营,正当合法的财产也得不到应有的保障。

  其次是历下支行。历下支行对凯旋商务债权的第一次拍卖,债权转让款分文未得。私下转卖给山微山湖实业同样分文未得。之后,于2005年12月31日以900万元价格转卖给烟台瑞丰。其中直接的差价损失就是800万元。这是历下支行的损失,更是国有资产的流失!

  再次是国家司法威信。一份本不复杂的债权转让纠纷,却让国家、省、市三级人大、三级法院、三级检察院,都被卷入了诉讼的旋涡。上上下下,你来我往,你方唱罢我登台,量法各有尺度,定性摇摇摆摆,判决漏洞百出。裁定中止,又恢复,已经执行,还要再重复执行。这是多大的司法资源浪费!这对国家司法的公信力、判决的威严又该造成多大的损伤!依法治国,任重道远?

  祸乱之根源

  这场祸乱的根源到底在哪里?这需要从鱼馆1 和鱼馆2的老板程平说起。

  2004年12月底,获知历下支行对凯旋商务享有设定抵押的21962077.96元的债权进行拍卖,程平便赶在拍卖会召开前4天,于2005年4月22日注册成立新“山东微山湖鱼馆有限公司(3700002804966)”。这是个空壳公司,即所谓的鱼馆2,它成立的目的就是与已经存在的 “山东微山湖鱼馆有限公司(3700002801512)”,也就是所谓的鱼馆1,共同实施欺诈。两个公司在名称相同、法人相同、股东相同、公章相同的情况下,其注册成立按《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第六条规定属于违法。

  程平用空壳公司鱼馆2,缴纳竞买保证金500万元,参与竞拍,并以1700万元的保底价拍到。按照拍卖规则,扣除交纳给齐鲁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竞拍保证金500万元之后,鱼馆2应当继续支付1200万元的价款,否则拍卖无效,没收保证金。但事实是,这笔1200万元的款项至今没有支付。

  其后,程平又用鱼馆1,与济南历下支行签订了《不良贷款债权转让合同》。并且,程平随后将该公司更名为微山湖实业,然后又以微山湖实业的名义向凯旋商务主张债权,索求抵押房产。

  程平将鱼馆2,先变更为“山东中新食品有限公司”,然后又变更为“山东中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然后以山东中胜名义来对抗历下支行索求拍卖余款1200万元的诉求,周旋至今不予支付。法院强制执行空壳公司,其结果还是竹篮打水!

  程平自己已经是欠债人,却不自知,执意发起一轮又一轮的恶意诉讼,一波又一波的失实宣传,大闹法院、检察院、税务、工商、公安、房管等多个部门,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受害者,扰乱执法,搅局社会,搞得乌烟瘴气,天下不宁。

  对于这一切,凯旋商务想问,这道理何在?法理何在?天理何在?是谁给了程平这么大的权力?难道我们的法律就允许他这么丧心病狂的闹下去吗?

  离奇的判决

  在历下支行起诉微山湖鱼馆的判决中,已在2006年的判决书就把债权判给了该鱼馆(后变更为中胜房地产有限公司),该判决生效至今。在微山湖实业起诉凯旋商务的诉讼过程中,一审和二审又把债权判给了微山湖实业。凯旋商务又遇到了矛盾的判决书。究竟该向谁履行债务?凯旋商务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最高检认定程平“恶意欺诈”凯旋商务。之后,最高人民法院以“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撤销了微山湖实业的一审和二审的判决书,案件发回济南中院重新审理。重新审理时新的一审判决书,济南中院认定微山湖实业无权向凯旋商务主张权力。迫于最高检、最高法,一审微山湖实业败诉。公司实际控制人程平在二审期间,仓促用微山湖实业(原微山湖鱼馆1)吸收兼并中胜公司(原微山湖鱼馆2)。山东省高院又再次把债权认定为微山湖实业享有,同时判凯旋商务十日内向微山湖实业履行借款本息及其他费用。

  从2005年到2012年,凯旋商务的7年抗诉和诉讼成本被程平公司的合并手法,玩弄其中。凯旋商务自知冤屈,又请中国行为法学会组织清华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政法大学权威法学专家论证,专家的论证意见一致认为“在微山湖鱼馆(中胜公司)被注销前,微山湖实业和中胜公司是相互独立的法人企业。在法院查明微山湖实业主体不适格的情况下,应撤销原判决,驳回微山湖实业的起诉,不应再进行实体审查,从而保障凯旋商务程序和实体上的诉权。”即使判决书被法学专家认为错误,但在省高院生效的终审判决面前,凯旋商务抗拒无门,只得顺从,在判决生效后共向微山湖实业履行债务3171万元,被法院认定凯旋商务已履行判决书项下的全部义务。

  窦娥冤的执行

  凯旋商务为阻挡微山湖实业的“恶意欺诈”诉讼,前后用了8年,期间尝尽了打官司的苦头。公司业务日渐西山,面对省高法的终审判决,四百多名职工东凑西借,艰难还清了微山湖实业的全部债务。为稳妥慎重起见,凯旋商务申请济南中院,并拿到了济南中院认定的《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付款情况说明》,说明中认定:“凯旋商务应向微山湖实业偿还借款本息3171万元......。凯旋商务已付款项合计3171万元。”同时,济南中院又给凯旋商务开具了《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履行到期债务证明书》。一场简单的债权纠纷案就用了8年。结果还是个错误的判决,凯旋商务的冤屈无处可诉。没有法律保护的企业前途渺茫,凯旋商务的经营者们心灰间冷,决定企业退出商业江湖。让凯旋商务万万料想不到的是,还有6年的执行和更残酷的财产掠夺正向凯旋商务悄然靠近。2009年,微山湖实业诉凯旋商务的债权纠纷案判决书,被省高院指到泰安中院强制执行。泰安中院单挑凯旋商务房产评估拍卖,对凯旋商务房产的占地没有评估也没有拍卖,凯旋商务的房产评估值减值过半。竞买者也因房产与土地分离,必将导致新的纠纷,而望而却步,拍卖数次流拍后,泰安中院作出(2009)泰执字第14-3号“以房抵债”裁定,将凯旋商务房产地下一层及地上一至四层抵偿给微山湖实业。该执行裁定所依据的判决书,随后被最高法撤销,“以房抵债”裁定被最高法裁定中止,房产证仍在凯旋商务名下。之后,该案又移回济南中院执行,2015年济南中院根据泰安中院拍卖凯旋商务房、地权分别处置违反了法律的相关规定,且凯旋商务已经清偿微山湖实业的全部债务,依法撤销泰安中院“以房抵债”裁定。凯旋商务终于清白了自己的房产。但还是心存疑问?济南中院和泰安中院相同级别,同级法院能有权相互撤销裁定吗?凯旋商务和微山湖实业双方将济南中院的裁定复议到省高院,省高院又错误的认为凯旋商务的房、地权本来就不一体。凯旋商务的房产所占土地使用证在“山东师范科技开发中心有限公司”名下,省工商登记标明,“山东师范科技开发中心”改制更名为“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山东师范科技开发中心有限公司和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是同一企业的前后两个不同名称。更有甚者,省高院裁定书还无中生有的认定凯旋商务房产所占土地在“山东师范大学”名下。而“山东师范科技开发中心有限公司”和“山东师范大学”又是两个不相同的独立法人企业。省高院依据漏洞百出一系列错误的事实认定,又撤销了济南中院撤销泰安中院“以房抵债”的裁定。省高院用谈话笔录的形式接访凯旋商务员工时回复,他们“没有审查以房抵债的裁定所依据的判决书被最高法撤销,也没有审查凯旋商务已全部履行完判决书3171万元付款义务......”。而济南中院执行法官接访凯旋商务职工代表时说,裁定书撤销(济南中院裁定)的撤销(泰安中院裁定)就是恢复执行(泰安中院“以房抵债”裁定),凯旋商务感到大祸临头了。2009年8月31日济南中院分别向税务局和房管局下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房管局向微山湖实业过户亿元房产。而对于如何处理凯旋商务所偿付3171万元案款,法院没有人回答凯旋商务。凯旋商务问法官,我们被法院认定的付款情况说明还算不算?凯旋依法被执行的3171万元去了哪里?法院没有人回答凯旋。

  凯旋商务丢了钱,又丢了巨额房产,被法院重复执行。凯旋商务四百多名职工赖以生存的家园被微山湖实业掠走,不得已,凯旋商务又再次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期待最高人法院明镜高悬!

 

 

  文章来源:https://www.jianshu.com/p/51582e36047c

东猜西疑九流十家百岁之后距人千里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与众不同优昙一现水秀山明公正廉洁由此及彼枕经籍书昂然直入横征暴赋高唱入云涂脂抹粉烹龙砲凤火耕水种标新创异形迹可疑枯脑焦心

上一篇:康铂酒店落户无锡,太湖明珠共享法式风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