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模仿,从来未被超越:美国F110航”:一支“非专业蓝军”的专攻精练

2021-11-23 00:00:18 文章来源:网络

F110是通用电气公司研发的一款传奇航空发动机,整个F110系列的航空发动机,就满足了美*方整个四代战机的需要,如F14、F15、F16等。F110发动机非加力版本还被应用于B2战略隐身轰炸机上,可谓是威名赫赫。这样一款发动机,领先世界多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超越。就拿太行涡扇10发动机来说,是我国一款较为成熟的发动机,其整体构造和F110相似,但是从参数来看,与F100还有不小差距。

在三代机时代,战机讲究高空高速,看起来对发动机要求颇高,但是其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在不论寿命的前提下,采用不锈钢机身的米格25甚至能够超过2.5马赫的速度,这样的速度甚至超过了当时空空导弹的速度,但是带来的影响却是发动机几乎飞一次就报废。

进入四代机时代,空战对于速度的要求明显降低,因为导弹技术日新月异,战机速度再快,也无法超过导弹。基本上主流四代机的速度都不超过2马赫,虽然对速度要求不高,但是对于机动性要求却异常严格。以四代机空战的标准,在战斗过程当中要不停从高速和低速切换,以调整位置或者摆脱追踪,脱离战场。而发动机从低速到最高速再回到低速,称之为一个热循环,而这样的热循环在2000小时的飞行时间当中高达10360次,这对于发动机要求极高。

为此,美*方要求各大航空巨头研发适合四代机的发动机,而F110正是从这样的竞标当中脱颖而出,成为美*方四代机标配。F110发动机推力高达14.5吨,推重比7.8,大修时间2000小时,全寿命周期6000小时,这个时间和战机的寿命持平。这样的参数表明F110具有非常强大的耐久性,在整个使用过程当中经济性极高。

此前F15战机装备普惠发动机和F100发动机,因为热端零部件极易损坏,所以大名鼎鼎的F15战机飞过一次以后,就要进行高强度的维护,甚至有的战机发动机叶片直接损坏,使得F15沦为了机库皇后。

采用F110发动机之后,F15才重现辉煌。而F110一直被各国模仿,包括涡扇10。目前涡扇10的推力为14.5吨,推重比8,但是热端寿命1500小时,还无法达到F110的水平。所以说F110一直被模仿,但是从来没有被超越。

来源:科技扒一扒

来源:解放军报

“原来他不是四营的人”

■黄洋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冯金源

“蓝军袭扰分队端掉了咱们营指挥所!”消息传来,参加这次对抗演练的红方——发射四营官兵心头一震。

前不久,火箭军某导弹旅举行实兵对抗演练。演练刚开始,红方就被刺穿“心脏”而告败,问题出在哪儿?很多人想不明白。这其中就包括发射四营营长李民。

要知道,演练开始前,李民带领全营指挥员对作战任务进行过细致推演,当时他觉得已万无一失,结果仍然败走麦城。

“岗哨交接时出现了漏洞!”一名下士从人群中走出来。他撕下肩上的下士军衔,换上上等兵军衔,擦掉脸上的迷彩油,四营的官兵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不是四营的人!”

不是四营的人,那是哪儿的人?答案是:蓝军。这名上等兵叫刘艳鹏,是端掉红方发射营指挥所的蓝军袭扰分队队员之一。

说到蓝军,四营官兵不陌生。自从该营所在旅集中优势资源和精锐力量,组建起一支蓝军袭扰分队后,四营就没少和他们交手。每次交手,四营都打得很艰难。这次,本来信心满满的发射四营挫败感尤其强烈。

按说,四营这次占有地利优势。发射阵地处于山中,周围的山势易守难攻,上山的路只有一条,山口还有两名哨兵把守。况且,从山口向上直到阵地,四营还层层设防。

但四营官兵不知道,蓝军袭扰分队早已分散成数支小队,展开行动。

在附近泥坑中潜伏了数个小时,蓝军袭扰分队二班班长杨洪才摸清了 “敌情”。慢慢撤至后方,队员们碰了个头。“攻不进去,不如先来个‘声东击西’!” 杨洪才采纳了上等兵刘艳鹏的这一建议。

结合侦察到的情况,队员们对形势进行了研判:红方兵力集中部署在阵地周边,在山上驻防的阵管连力量肯定较为薄弱。如果“捅一下”阵管连,大概率会吸引对方派人来支援,导致红方防卫力量“空心化”。

他们随即将小队分为两组,杨洪才带人前去袭扰阵管连,刘艳鹏带人继续潜伏,以便伺机潜入。

杨洪才小组的行动动静很大。阵管连出现较大“伤亡”的消息传到红方指挥所内,他们果然“上钩”了,指挥应急力量快速出动,对蓝军袭扰人员展开搜捕。

一批人员前去支援阵管连,上山路上的守卫力量减弱。刘艳鹏小组一跃而起袭击了哨兵。随即一番乔装打扮后,刘艳鹏借机混入红方阵地,炸毁了红方指挥所。

对此,发射四营的官兵虽然愤愤不已,但也无话可说,毕竟蓝军袭扰分队获胜绝非侥幸,问题还是出在己方阵地防卫环节出现漏洞上。

打一仗进一步。在发射四营复盘检讨会上,与会人员直截了当摆问题,举一反三挖“病灶”,一个个与实战要求不符的做法被拉出清单、限期整改。

另一方面,蓝军袭扰分队也没有止步,而是精细查找这次行动中的不足,集思广益研判战法,以便下一次出招更加稳准狠,推动红方的实战化训练不断走深走细走实。

一支“非专业蓝军”的专攻精练

■黄洋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冯金源

蓝军袭扰分队进行大强度体能训练。

一次险胜,催生旅属蓝军袭扰分队

“那次对抗,真的是险象环生!”如今,回想起自己和战友作为红方队员参加的那次对抗演练,现任蓝军袭扰分队分队长李达仍印象深刻。

那一年,他们旅率先挺进某综合训练场,与火箭军专业蓝军部队交手过招。

说是红蓝对抗,可李达觉得,作为红方的他们更像是在拼命抗击,几乎处处被动。

部队刚抵达演练地域,正在受领任务的李达所用电台就受到电磁干扰!不仅李达所在分队,其他各作战分队也瞬间与“中军帐”失去联系。幸好各作战分队反应及时,才避免了更大损失。

紧接着,蓝军的“轰炸机”又突然来袭。虽然官兵之前已对车辆、帐篷进行了伪装,但是令大家没想到的是,蓝军改进了侦察手段,原来管用的很多伪装方法在新侦察设备面前暴露无遗,最终导致这支发射分队损失惨重。

“对抗演练中,绝大部分时间我们是在有线中断、无线受扰情况下指挥控制部队。其中有2次因指令无法及时下达,导致作战行动失败。”时任作训科科长徐明说。

尽管如此,凭借全旅官兵的群策群力与全力以赴,红蓝对抗演练结束后,该旅成为当年与蓝军交手的旅团中唯一胜出的单位。

凯旋时,该旅的营区没有喧天锣鼓,没有鲜花掌声。旅党委一班人一到营区就召开复盘检讨会,将作战筹划不够精细、指挥控制部队方法不多、基础训练不够扎实等4类10多个直指软肋的问题摆到台面上,形成一份《红蓝实兵对抗检讨式总结报告》。

一流军队设计战争,二流军队应对战争,三流军队尾随战争。通过复盘检讨,该旅从旅长到营连指挥员形成一个共识:必须从设计战争的角度入手,组建起一支常态化的蓝军力量,为各作战分队提供“狼”一样的对手。

一场打造战场“磨刀石”的行动就此展开。建就要真管用,该旅连走三步棋:一是领导牵头,成立了由旅参谋长任组长、两名副参谋长为副组长的蓝军袭扰分队筹划领导小组;二是精选骨干,以作战保障营为主体抽调尖子,组建起一支囊括全旅精锐的蓝军袭扰分队;三是舍得投入,为分队配置了六旋翼无人机、伪装效果检测仪等一批符合蓝军作战特点的新装备。

蓝军袭扰分队队员在无光情况下进行多型号枪弹结合训练。

关键是要走出“蓝军不蓝”的困局

蓝军袭扰分队的成立,让该旅各营连感到压力的同时,也多了些猜测:蓝军袭扰分队的战斗力咋样?

数个月的强化训练后,蓝军袭扰分队“出招”了。该旅组织的红蓝对抗演练中,蓝军袭扰分队最终完成任务,阻止了红方导弹的发射。

首战告捷,按说蓝军袭扰分队应受表扬。但在复盘时,一名旅领导却用相当长一段时间来指出他们的不足。对这次演练中他们的表现,这名旅领导的话很重:“这场红蓝对抗,蓝军分队没有蓝军的味,像是右手在打左手。”

蓝军袭扰分队建设方向该往哪里走?时任分队长夏祯祺思路渐开:建强分队不是问题,毕竟队员都是来自全旅的精兵强将,又加上持续强化训练,战斗力自不必说。问题主要出在没能用假想敌的思维来思考,没能用蓝军应有的招式把红方的战斗力潜能给逼出来。

第二次红蓝对抗演练时,蓝军袭扰分队摔了跟头。虽然蓝军袭扰分队使用先进手段发现了红方的通信电缆并加以破坏,又对红方进行电磁干扰,但红方反制非常迅速。最终,以红方身份参演的发射三营准时按下发射按钮,成功完成发射任务。

对这一结果,蓝军袭扰分队队员觉得有点冤。因为前段时间,大家都在为消化吸收首次对抗演练的经验教训而“补课”。同时,把主要精力用在熟悉假想敌相关资料,试着用假想敌的思维来思考问题上。所以,这次红蓝对抗中,在使用一些新装备上,他们有些瞻前顾后、左右思量。诸多“不适应”加在一起,才让红方占了便宜。

结果已定,蓝军袭扰分队队员也无话可说。出人意料的是,复盘会上,旅领导不仅没有批评蓝军袭扰分队,反而加以表扬。夏祯祺告诉记者,那时,蓝军袭扰分队队员才真正领悟到:比打败红方更重要的是要先“演像”蓝军,这样才能给红方提供正确的靶子,倒逼红方练出战时用得上的反制方法与能力。

随后,在该旅安排下,一系列举措相继推开:优化蓝军袭扰分队力量编成、武器装备构成;建设完善配套的训练场地,尽可能缩小对抗环境与真实战场之间的差距等。目的只有一个:让蓝军袭扰分队更像蓝军。

此外,该旅着眼能力建设实效,为蓝军袭扰分队建立和完善相关能力认证考核体系,并据此对官兵逐人考核、逐项认证,队员持证才能上岗。

夜幕降临,一场红蓝对抗演练悄然展开。趁着夜色,蓝军袭扰分队逼近红方宿营地。一番侦察分析后,夏祯祺对红方目标进行标定,引导蓝军用远程导弹发动攻击。红方发现情况有异,立即派人展开搜索,同时启用假目标并将发射装备快速撤离……

面对眼前态势,该旅参谋长李磊这时开了口:“蓝军袭扰分队有点味道了。”

“说我们狡猾是对我们最好的评价”

“救了一个伤员,反转了整个战局。”提及那场对抗演练,蓝军袭扰分队队员和发射五营、六营的官兵都印象深刻。

不同的是,对蓝军袭扰分队来说,这是他们对抗演练中的精彩一笔,在最后时刻实现“反杀”;而对于作为红方参演的五营和六营官兵来说,这次演练却是他们“深深的痛”。

那一夜,发射五营和六营的防卫力量彻夜未眠。为顺利完成发射任务,两个营决定联手对付在暗处紧盯自己的蓝军。

利用兵力上的优势,两个发射营成功化解了蓝军袭扰分队两次袭击,坚持到了天亮。

地平线上,晨曦微露。一辆车内,发射营的指挥员坐在电脑前,准备实施发射!

这时,一声巨响,指挥所被摧毁!发起这次袭击的是假扮成红方战士的蓝军袭扰分队下士余腾。

原来,蓝军袭扰分队见偷袭没有得手,又生一计。他们安排队员余腾潜入红方区域,乔装成红方伤员躺倒在地。结果,余腾被不明就里的红方人员抬到了距离指挥所不远的医疗帐篷里进行急救。

这时,余腾暗中下手指示目标,引导蓝军远程打击力量完成对红方移动指挥所的打击。

时间稍长,红方以为蓝军袭扰分队都是乔装打扮这样的老套路,没想到,蓝军袭扰分队很快就用新招法给了他们致命一击。

在一次合成训练考核中,蓝军袭扰分队控制了一处通信枢纽,给红方发射一营传递虚假作战指令。一营官兵一时没反应过来,结果也吃了大亏。

“蓝军袭扰分队现在是越来越狡猾了。”考核结束,一营营长陈平平感叹道。

“说我们狡猾是对我们最好的评价。”作为蓝军袭扰分队“元老”的上士杨洪才似乎很满意这样的评价。他说,以前红方对蓝军袭扰分队的评价可不是这样。

“蓝军袭扰分队毕竟只是分队,和专业的蓝军部队没法比。”该旅一些营连在与蓝军袭扰分队交过手后曾给出这样的评价。那时,蓝军袭扰分队还“正长个子没太长心”,与红方对抗方式方法不多。

但是后来,蓝军袭扰分队自己也开始说这句话:“蓝军袭扰分队毕竟只是分队,和专业的蓝军部队没法比。”但说这话时,蓝军袭扰分队队员已经多了一份理性与冷静,目的则是为了强调作为蓝军袭扰分队应该打出分队特点,那就是要更机动灵活、会找软肋、专打红方要害。

在杨洪才看来,“没有最狡猾,只有更狡猾”,甚至应该被视为蓝军袭扰分队的立队之本。

作为蓝军袭扰分队筹划领导小组组长,该旅参谋长李磊看得很透彻:作为战略导弹部队,其作战地域和特点决定了面临的威胁必然包括小股敌人的袭扰,尤其是在敌方各种远程侦察手段无法奏效的情况下。

“我们的任务就是‘搅局’,让红方导弹打不出去!”对此,蓝军袭扰分队队员目标十分明晰,“做一条带刺的‘鲶鱼’,尽力搅活演训场,达到练强红方的目的。”

一次攻守对抗演练中,红方发现蓝军袭扰分队人员从一个方向突入,于是部署一支经过加强的机动分队负责阻击。刚一交锋,蓝军袭扰人员突然撤退并调转方向,破坏了这一方向的红方阵地水源地。

“敌人,不应该只存在于眼睛里,更应该存在于脑海深处!”这是一次对抗演练后,红蓝双方沟通交流时,失利红方官兵总结出的一句话。

这句话让杨洪才突然想到了每次演练前,和战友们一起绞尽脑汁找红方软肋的那种艰辛。他觉得, “能让发射营的战友意识到这一点,进而把大家磨砺得更适应未来战场,正是蓝军袭扰分队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蓝军袭扰分队队员实施暗哨伏击训练。王钰田摄

抛开面子, “鲶鱼效应”才会越来越明显

“有段时间,最难处理的是面子问题。”回忆起以前的经历,杨洪才对记者如此说,“好在大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加以解决。”

一次与红方对抗演练中,蓝军袭扰分队下士周坤带领小组炸毁红方发射营的任务车队后,急了眼的发射营官兵对他们穷追不舍。对被俘的蓝军袭扰分队队员,红方官兵言语上有些冒犯,动作上也变得粗鲁。

“这事得一分为二地看,一方面证明我们蓝军袭扰分队任务完成得不错,真给红方造成了压力;另一方面,也证明红方真开始把我们当敌人了。” 尽管这个解释在当时合情合理,但夏祯祺还是能感觉到蓝军袭扰分队队员的不安,毕竟是一个旅的战友,这“仗”好打,但私下里红方战友的面子挂不住啊!

“今天演练要面子,明天打仗丢里子。”得知情况后的旅领导,立即来蓝军袭扰分队为他们“做工作”:红蓝对抗就是要针锋相对,你们只需要放开手脚打就行,打得越狠越准,就越是对旅队战斗力的负责,越是对发射营战友在战场上生命的负责,“打得多了,大家习惯了,就不存在问题了”。同时,该旅及时组织各发射营连官兵就此展开讨论,引导大家认识到这一问题的本质是“要面子还是要胜利”之争,帮助大家拨开思想迷雾,鼓励大家珍惜来之不易的对手和机会。

又一次对抗演练展开。夜袭红方阵地时,蓝军袭扰分队下士郝文浩和战友负责控制红方哨兵,为蓝军进攻打开缺口。

发起攻击时间已定。郝文浩正要行动时,发现红方有干部来查岗。略加思索,郝文浩和战友还是动手了,并顺利得手。

行动完毕,他仔细一看,“阵亡”的那名干部竟然是自己之前的副连长李加森。

“为什么在干部查岗、我方人数相对较多时动手?”李加森问郝文浩。郝文浩给出了理由:查岗时,哨兵的注意力被你分散,而且时间不等人。

听罢解释,李加森擂了郝文浩胸口一拳:“你小子进步了啊!”“谢谢副连长理解!” 郝文浩开心地笑了。

上了战场是对手,下了战场是战友。蓝军打法越刁钻,红方剑法越精熟。翻开该旅最近两次的实弹发射任务总结可以看到:一次远距离跨区驻训暨导弹作战流程检验发射任务中,随机抽点的发射二营独立组织指挥、测试操作、处置特情,最终完成发射任务;另一次,在千里机动执行某试验任务过程中,面对全程设置的“敌特”袭扰、通信中断、装备故障等特情,承担发射任务的六营随机应变,高效应对,圆满完成发射任务。

“这些成绩的取得,蓝军袭扰分队功不可没!”随着蓝军袭扰分队仗打得越来越“精”,名声也越来越响。基地其他旅团也纷纷请他们当对手,发挥他们“磨刀石”的作用。

显然,这条带刺的“鲶鱼”正在搅活更大的演训场,这块“磨刀石”正在磨利更多的“刀锋”。

“打狼”之前先“养狼”

■薛今峰

高效练兵,离不开“狼”。这是长期以来人民军队战斗力生成的宝贵经验之一,也是与专业蓝军部队交过手的各部队的共识。这“狼”,在平时指的是充当假想敌角色的蓝军。

提到蓝军,很多人会立即联想到专业蓝军部队。毕竟,与专业蓝军对阵,使不少部队看到了差距,积累了经验,并通过复盘消化吸取教训,获益匪浅。从效果上看,与专业蓝军部队过招后的部队,练起兵来更有方向感、针对性和“精气神”,让实战化训练更贴近真实的战场。

然而实际上,具体到某一支部队,与专业蓝军部队对阵的机会通常不会太多。那么,如何充分发挥“狼”的作用从中持续受益?这一做法挺奏效——自己养“狼”,自建一支常态化蓝军分队。

和专业蓝军部队相比,自己养“狼”,通常数量不会太多、体格也不会太大,但管用。某旅就用这样的蓝军袭扰分队磨出了一柄柄对标未来战场的“利刃”。

蓝军分队怎么建才起作用?一方面,要引导其练就“狼”的真本领。引导蓝军分队精心研究假想敌战术战法,掌握蓝军作战的优长与精髓,不断像对手一样思考,练就酷肖假想敌用兵之法的妙招、狠招,在一次次过招中,用蓝军之长显现红方之短,为红方练战法不断提供思路与借鉴。

另一方面,要确保蓝军分队“狼”性十足。一方面要在自身建设方面“刀口向内”找不足,狠下心来逼蓝军“长出獠牙”,甚至“生出翅膀”,不断追求形成与红方过招的优势;一方面要狠下心来,悉心寻找“本是同根生”的红方部队存在的短板与软肋,红方怕什么、缺什么,就攻击什么、模仿什么,在把红方不断逼到危局险局难局甚至绝境中,帮他们练就在未来战场上生存作战的过硬本领。

对蓝军分队而言,练强红方才是目的。全力以赴像假想敌一样思考,以更多出其不意的方式发动攻击,即使不能每次都取得胜利,也会让红方官兵在心中增强敌情观念,不断夯实制胜未来战场的根基。

来源:台海网

上一篇:历史首次!以色列亮相迪拜航展后”戎装上线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迪庆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