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妻有困难你会帮忙吗?这三种答案,李菁和何云伟,被市场淘汰都是有原因的

2021-11-26 15:00:25 文章来源:网络

文|YIBAO

我们都知道王栎鑫跟妻子吴雅婷离婚了,关于他们的离婚,很多人都不理解:

曾经那么恩爱,两个人微博上的互动那么频繁,五年的婚姻,生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怎么说离就离了。

就算吴雅婷本人澄清说没有出轨没有家暴,但还是让人为之惋惜,难以接受。

王栎鑫是凭借2007年的《快乐男声》出道的,他参加《快乐男声》的时候年龄还小才18岁。他也是那一届《快乐男声》中结婚相对早的,25岁就跟吴雅婷办了婚礼,而且很快成为两个孩子的爸爸。王栎鑫也是从结婚后开始给人的印象是,好丈夫、好爸爸。

只可惜,他的这段婚姻他下车太早了。

在微博上宣布自己离婚的时候,王栎鑫说了一句话蛮戳人心的:

“未来如果你过得幸福快乐,我会由衷地送上祝福!如果你有任何麻烦,我依旧会是你最好的朋友站在你身后!”

王栎鑫给我的感觉是,即便是离婚了,依然还爱着吴雅婷。

两个人结婚五年,曾经那么恩爱,还生过两个孩子,怎么可能说断就断了呢。哪怕是成了前任的关系,如果吴雅婷真的遇到困难,过得不好,王栎鑫也不可能不管吧。毕竟吴雅婷的身份不仅是他的前妻,还是他两个孩子的妈。

这就涉及到我今天所说的一个观点:

谈恋爱和结过婚是不一样的,谈恋爱分手了就分手了,但是结过婚可未必。尤其是有过孩子的那种,两个人要是和平分手,基本上都会藕断丝连,因为你们之间有孩子,你们不可能老死不相往来。

离婚之后,你跟前妻还会有联系吗?对于前妻你又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是希望她过得很好,还是希望她过得不好。

离婚只是一段婚姻关系的结束,是曾经同一个屋檐下的“枕边人”变成最为熟悉的陌生人。

离婚之后,你会让前妻成为过去吗?如果前妻过得不好,你还会心疼吗?若是前妻需要帮助,你还会对她施以援手吗?

关于这个话题我采访了好几个男人,得到了三种答案,很现实,也提醒一些女人:

别觉得嫁给离婚男人有什么好,还是要慎重一些,看看他跟前妻的关系是怎么处理的。

第一种:“就算我跟她离婚了,她有难我当然会帮”

杨成是跟王栎鑫一样的男人,他即便是跟前妻离婚了,但是两个人还是经常会在一起。比如给两个孩子过生日,要不然就是过个儿童节什么的。有时候爷爷奶奶想孙子,杨成也会到前妻那里把孩子给接回来。以前的时候跟前妻关系密切没什么,但是自从杨成二婚了,他因为前妻的事跟现任闹了不少矛盾。

现任生气:

“你离婚干嘛啊,你要是还在乎前妻跟两个孩子,你们咋不继续过呢?为什么要离婚祸害我呢。你是孩子的好爸爸,可你是我孩子的好爸爸吗?我就是嫉妒,我生气,我生气我的老公永远会心疼他前妻。”

杨成无奈的是什么?自己要真的跟前妻断绝关系,岂不是连个男人都不是,怎么说前妻跟他在一起生活了有七年,而且他们生了两个孩子,孩子尚且年幼,彼此之间的关系怎么能说断就断呢?

杨成跟现任闹得最凶的一次,是因为杨成的前妻再一次打来电话,说孩子生病了。现任堵着门,死活都不让杨成过去,但杨成还是推开她直接去了。杨成说自己没办法看着前妻一个人忙活,毕竟他是孩子的爸爸。

“就算我跟她离婚了,她有难我当然会帮。我们俩当初离婚就是个错误,可是我再婚的又快,也放不下她,更放不下两个孩子。没办法不管,现任闹就让她闹吧,我能怎么办呢?”

杨成这样的男人,属于是耽误了两个女人,他现任也挺无辜的,也是个受害者。

这也提醒女人们:

如果你嫁给一个有婚史的男人,一定要搞清楚他跟前妻是什么关系,跟前妻是属于什么原因离婚的,跟前妻有无孩子怎么样抚养孩子,等等,很多问题都要考虑清楚。要不然结婚之后,你会觉得他的前妻是你们的第三者。

第二种:“我跟前妻老死不相往来,孩子也不关我的事”

王野跟杨成完全相反,他跟前妻倒是断的干净,连孩子也不会管。

离婚之后,王野的前妻过得不是很好,但是王野觉得这跟自己无关。他儿子还来要过一次抚养费,也被王野给轰了出去:

“我跟你妈离婚的时候说好的,谁拿到孩子的抚养权谁养孩子,另一方完全不用负责。”

其实王野之所以那么狠心,主要是因为他的二婚妻子是个厉害人物,自己的工资本就没现任高,而且现任的父亲还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可惹不得。王野这个人没什么大本事,但就会说漂亮话哄女人开心,当初他离婚后能把现任娶到手,也是多亏了自己的嘴皮子。

现任嫁给他就一个要求:

跟我结婚,那么跟前妻以及孩子断绝关系。

王野觉得这不算什么大事,然后也就连抚养费都不愿意出了。

他儿子那次走的时候还说了狠话:

“是你说的要跟我断绝关系,好,以后甭找我养老。要是我出息了也跟你没关系,我没有你这个父亲,咱最好立了字据,省得你以后不认账。”

王野签了儿子写的字据,从那之后他倒是过上了清净日子,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儿子说他会遭报应的,“抛妻弃子”,可是王野觉得什么,“我也得为我以后的生活着想,要是总沉浸在过去,怎么开启我的二婚生活”。

像王野这样的男人好吗?对前妻跟孩子都那么狠心,可以做到老死不相往来,但未必是一件好事。王野这样的男人是最自私的,他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而且即便他听你的话也是为了自己。这样的男人最容易背叛你,因为他连最基本的做人都有问题。

王野这样的二婚男人,跟前妻断的一干二净,但却不是个良配。

第三种:“跟前妻是朋友,孩子我出抚养费,前妻有难我会斟酌再帮”

刘峰倒是跟前妻关系处理得很好,他也没有因为前妻的事跟现任闹出过什么矛盾。离婚之后,刘峰跟前妻都各自再婚了,他们唯一的孩子是女儿,因为女儿跟着妈方便也就把抚养权给了前妻。

女儿过生日,刘峰会提前一天把女儿接过来,然后让现任跟他一起帮女儿庆祝。

这一个月也会跟女儿见几次面,刘峰也都是把女儿给接到家里来。

跟前妻之间的关系除了接送女儿,其余再无任何往来。

前妻曾向刘峰借过一次钱,好像是五万,刘峰在跟现任商量后把这钱给借了。好在前妻只是周转一下,刘峰也跟现任没有闹什么矛盾。

现如今,刘峰跟现任的婚姻蛮好的,跟前妻的关系就像是最熟悉的朋友。

刘峰说:

“跟前妻是朋友,孩子我出抚养费,前妻有难我会斟酌再帮。我如果跟前妻的关系太近了,跟现任也不好交代。毕竟我得过日子,总不能因为前妻跟现任一直闹。还是得有点分寸,我们离婚了,两个人就得有点距离。”

像刘峰这样可以拎得清的二婚男人,才是可以嫁的,但是有的女人眼里容不得沙子,哪怕是刘峰这样的男人,她们宁愿选择第二种王野那样的,可是王野那种偏偏是不能嫁的。

说到前妻,有一句话我很认同:

只要是男人深爱过的女人,没有特别大的不可饶恕的错误,一个正常的男人多半都做不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也是人之常情,毕竟爱过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过,很多风雨都是两个人一起走过来的,甚至还有共同的孩子,你让他怎么去割舍这种感情?两个人的婚姻可能会因为误会或者一时过不去这个坎而散了,但是有些东西是没有办法割舍掉的。

如果前妻已经再婚,我想很多男人都会避嫌;若是前妻没有再婚,是一个人带着你们的孩子生活,我想很多男人都会帮忙和心疼她过得不好。毕竟她的生活也跟自己有关,而不是无关。毕竟她生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而不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一个男人没办法那么无情和冷血。只要是有孩子,男人跟前妻就有一段没有办法割舍掉的感情。

我的建议是:

若是已经再婚,在现任的同意下帮,同时要对孩子尽到责任。该尽的责任要尽,可你对前妻真的是没什么责任的。还是要拎得清,否则你无法过好自己跟现任的生活。

而女人们在选择要不要嫁离婚男人的时候,心里也要有个底:

第一后妈不好当,第二跟前妻以及孩子完全不往来的男人最不可靠,第三要选一个能拎得清的。你要多了解离婚男人,切莫让自己结了婚再后悔。思量清楚。

- END -

今日话题:

离婚后你跟前妻还有所往来吗?抚养费出吗?你属于哪一种离婚男人?

欢迎留言讨论。

来源:搞笑到爆表

李菁是德云社的创始人之一,后来因为公司发展问题,主动离开了德云社。在我印象里李菁好像本来就是唱快板出身,相声的实力确实不行。春晚可以让岳云鹏孙越一炮走红,也可以让何云伟李菁一炮走臭,事实证明他和何云伟根本不具备离开郭德纲独立发展的能力。当然相声不行,小品演得也不怎么样,唯一一次排第三名还是因为请了个观众喜欢的小孩。不管是演小品还是相声,李菁被淘汰都是注定的。

第一,李菁在德云社时候有次接受访问曾经说过,在相声方面受郭德纲的影响较多,他正经拜师是在2006年德云社红了以后。第二,2011年李菁何云伟上了央视春晚说了个新版的《学电台》,后来郭德纲在2013年的德云社跨年说了个《学电台》,“王姐我意外怀孕了怎么办”,“大铁棍子医院找佟主任”火暴一时。这种行为等同于赤裸裸的打脸,对于相声的理解郭德纲明显要高出很多。

第三,有了上面两个前提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李菁选择放弃相声而选择小品,毕竟相声对于李菁来说属于短板。恕我直言,也许李菁觉得相声对他来说属于短板,但是他在喜剧人上表演的节目还不如他说的相声,这板短得可更厉害。

李菁主要是第一季喜剧人时可能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作为主演应该担负表演的重心,但他那些参赛作品里把重心都给别人了,他跟捧哏的似的反倒成了助演,然而那些帮忙的演得也一般,于是就悲剧了。

节目组从邀请加入到节目策划到节目播出有个时间段,这就好比一个学生考试考砸了回头说头天没睡好影响发挥一样。观察李菁后来的相声表演,即使现在和何云伟分开之后,他大部分时间还是捧哏,要么就是和应宁月波他们四个群口。给徒弟捧哏说好听点是提携后进帮晚辈量活,说难听点自己都没学明白怎么去教人。

来源:搜狐娱乐

上一篇:热巴上榜全球最美面孔,实力打脸娱乐圈众女底怎么样?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迪庆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